ufo探索网

外星人知识

大哥慢点太大了哟啊痛/邪恶帝全彩悦老师

时间:2020-05-13 22:52:54 作者:[db:作者] 来源:[db:出处]
大哥慢点太大了哟啊痛,邪恶帝全彩悦老师

“你在偷听?”看着门边的人,夏姬疑惑道。那人鄙夷的看了无知的女人一眼,转身就要走。“喂,我问你话呢,你听见没有。”想她夏姬闯荡江湖多年,何曾被人这般无视过。当下一把抓住那人的衣袍,笑意绵绵地看着他。“公子这般会不会太无礼了。”

“放开。”威严的声音,夏姬眉一挑,不但没有松开,反而更前进了两步,“怎么,不高兴了?郎君是不喜欢夏姬这般吗?嗯?”语音上扬,风一后退,奈何,他退她进。看着那笑意吟吟地贴在自己胸膛的女人,握着剑的手猛地收紧,“再不放开的话休怪我不客气了。”

“公子。”娇媚之声,软骨小手抚上那蹙在一起的眉头。风一手掌聚力,毫不犹豫的推掌而出。“真是个狠心之人。”幸好早有预料,堪堪躲过这一掌,夏姬边摸着发边抱怨道,“算了,本小姐今日有事便不和你计较,我们来日方长。”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眼波,扭着细腰,如风飘过。

“哪里来的。”

“什么叫哪里来的,就不能是本小姐自己的家私吗?”斜睨了眼那淡然的面孔,对上那阴诡的眼神,唇角勾起的弧度缓缓降低,“别管我从哪里得来的,反正是给你了。”放下茶杯,站起身,娉婷的身影几步走到窗前。对面的窗户已然紧闭,夏姬无所谓的收回视线,看着大厅中的某一角。“本着和亲之命到这战国游玩一番,这南宫羽的想法还真不是常人能及。”

“怕也只是某人手中的一枚棋子罢了。”将那黑色瓶子收到怀中,白给的不要白不要。

“什么意思。”夏姬皱眉,一脸不解。

“你不需要明白。”刚说到这里,一阵恶心感涌上,风轻染捂着嘴巴,将头偏向一边。

“怎么了?”看着脸色苍白的女子,夏姬眸中写满了担忧,“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找郎中来看看。”

“不用了。”按下她的手,风轻染摇摇头,牵强的勾起了唇角,“我没事。”

“没事?可你。”

“夏姬,我说了没事便是没事,我累了,想休息一会儿,你先出去吧。”似是用了很大的力气才说完这些话,夏姬的视线中,是那孤傲的背影没入屏风之后。窸窸窣窣的脱衣声,紧接着便是浅浅的呼吸传来。良久,夏姬这才转身,离去。只是她不知道,在关门山响起的那一刻,原本该安然入睡的某人却是缓慢睁开眼眸。右手抬起,缓缓地放于肚腹,良久,苦涩的笑从唇角溢出,闭上眼的那一刻,有晶莹从眼角滑落。

如果说紫色邪魅,那么一袭粉色长裙搭上那淡淡妆,完美的将夏姬天然的少女感勾勒了出来。这话不对,她夏姬也不过是双十年华,本就是颗真正的珍珠少女。

“一夜不见,这媚娘子何时变为千金小姐了。”这话不得不说让人听来不怎么舒服,当下夏姬瞥了眼说话的人,掩唇笑道,“奴家可就当这是夸赞了,只是不知道昨夜韩公子采了几朵花?这风月楼中的女子虽比不上名门闺秀,倒也算得上是各有千秋吧,如能让你入眼,夏姬定当欢喜送上。”

韩明飞的笑脸一僵,下意识地看向门窗紧闭的某个房间,无奈地摇头叹息,“美人如花,奈何,韩某这心早已被雪莲独占,再无心花柳了。”

“这雪莲如冰,怕是难以融化,公子还需多加努力。”

“承夏老板吉言,在下定当努力。”

摘下信件,看着‘已到,勿念’四个字,风轻染脸上荡漾着一层淡淡的笑波。只是,若是细看,你会发现这笑中还包含着某种算计,一种狡诈。视线不自觉地又看向对面那扇紧闭的窗户,他已离开。这一夜,她知道,他就在隔壁,明明还隔着一定的距离,可为什么她却有种他就在身边的感觉?恍惚间,有人握上了她的手,恍惚间,有人吻上了她的唇。那沁人心脾的温柔,那浅尝辄止的温暖,那是梦里才有的魂牵梦绕。他的气息在鼻尖,他的温暖在心上。低头,看着平坦的小腹,风轻染低语,“因为你,所以才忘不掉吗?那可不好。”复抬起头,眸中一片狠戾,喃喃,“非常不好。”

“咚咚”敲门声响起,紧接着,有些稚嫩而又带着低哑的声音响起,“主人,我是胡烈。”

门被打开,一身月白色锦袍的女子凛然于眼前,眉梢清冷带剑,面容寡淡。毕竟还是个孩子,胡烈下意识地后退一步。

瞧见他的动作,风轻染眉心蹙起,转身向屋内走去,“有事?”

“主人没有下去吃早饭,所以胡烈来给主人送早饭。”自屏风后出来的人看了眼桌子上的碗碟,无声地打量起眼前的人。洗去那一身污垢,换上干净的衣服,这孩子倒也长得伶俐。十二岁,本该是无忧年纪,却过早地迈入人世险恶。纵然昨日已许他安然,但自心里他知道他需要也想要更多的保障,是把好剑,但仍需磨练。

“你不需要这样做。”喝了一口粥,不温不淡的语调,“既然你是我的人,那我必会护你一世周全,前提是你不背叛。有朝一日,如果你背叛了我,你以为我会因为今日你给我送了一顿早饭而赦免你吗?”抬起眸,看着那面色苍白的人,冷冷地笑道,“痴人说梦,所以,你只需做好胡烈,好好练功,假以时日能够真正为我所用便好,其他的无需多想。”

“胡烈明白,请主人放心,胡烈这一生誓死追随主人。”誓死?誓言从来都是不堪一击的,风轻染静静地喝着粥,不再开口。

胡烈如根木头一样的杵在那儿,满眼都是女人安然喝粥的样子。低眉闲静,女人如月容颜似乎正在演绎着时光静好。很久很久之后,胡烈才知道,原来,那一刻,那淡然恬静的画面已经刻在心中,那个画面中的女主角,已融于骨血,难以忘怀。

“这小子,我说一大早跑哪去了,原来是在这里。”推开门,看着屋内的人,韩明飞笑道。

“有件事需要麻烦你。”

“阿染的事就是我的事,怎会是麻烦。”看了眼依旧默声站在一旁的孩子,风轻染说道,“将胡烈送到黎叔府上,交由莫离教导。”

“现在?”怀疑。

“现在。”毫不犹豫地回答让某人的脸瞬间垮了下来。

“武林大会就要开始了,阿染,这一来一回就是明天了。”

“你要上台?”轻蔑的眼神打量着他,对上那样的眼神,韩明飞咽了咽口水。“黎叔见过你,所以不会有麻烦。”话已至此,似乎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

韩明飞愤愤地望了一眼边上的小子,冷冷地开口,“走吧,我一定将你安全送到。”

“多谢。”不卑不亢的回答,韩明飞无语地瞪了过去,这小子还真是威武不能屈呀。“胡烈告退。”点点头,风轻染面无表情的人看着地看着那挺立的小身板和那一步三回首的某人远去,无声勾唇。

“有什么话就说。”感受着那人不间断的视线,风轻染终是不耐烦地开口。

“瞧你,什么时候都这样冷冰冰的,这可不好。”对上那双锐利的眼眸,夏姬摸摸头发,娇媚一笑,“其实也没有什么。”看着那双又闭上的眼,夏姬咬咬唇,这才开口,“如果,我是说如果,再次遇到他,你打算怎么做。”

“他?哪个他。”

咬咬牙,夏姬终是吐出那三个字,“赫连岽。”

果然,紧闭的眸瞬间张开,含着一抹精光,一抹复杂。“不是早就遇到了吗?”似笑非笑,夏姬突然感到脊背有些发凉,偏过身,拿起桌子上的茶壶倒了一杯。

“改日有时间,教你泡茶可愿?”素手执起一只杯子,凑到鼻尖,皱了皱眉。

“求之不得。”乐滋滋地点头,她风轻染的泡茶手艺,如能学到一二,那以后她风月楼又添了一项拿得出手的东西了,甚好甚好。思量间,马车已经停了下来。

“公子,娘子,到了。”可不是到了吗?掀开一幕车帘,看着‘剑阁’二字,冷漠的眼角终于有了一丝微动。

“原来是名动天下的媚娘子,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郎君说笑了。”娇花之颜显于天地之间,拿着请柬的人怔了怔,片刻后喃喃道,“真真倾国倾城。”

“郎君过奖了。”放下车帘,那人回过神,将请柬递回。目送那辆马车远去,一阵风动,车帘吹起,那清冷的容颜,冷漠的眼角,不似倾城胜似倾城,少年郎君,不知道会让多少女儿失了芳心。

“下车看看?”询问,看着那掀开车帘静静地望着窗外的人,离开座位的臀又低了下来。风轻染看着那一方寂静,各门各派井然有序地林立于那高耸的比试台四方,或虎视眈眈,或含笑带着算计的眸子一个个地打量着周围。很快,他们便要在这里进行一番较量,选出武功最优者、品行最佳者为他们的统领。武林盟主,十年一换,三年前便在计划中的事,不过当时和此刻,初衷早已改变,这一次,她只为自己。

“这个角度不错。”淡淡的语音,放下车帘,靠着厢壁,慵懒地拿起茶壶,一杯清茗于车厢间溢香,“再者,还没开始,等动手了再下去也不迟。”要说黑心,这风轻染认第二,绝无人敢称第一。这是很久以前便有的认知,但今日再见,突觉得这阴狠更上一层楼。也好,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事她也喜欢。

“各位,十年一聚,为的便是推选出众望所归的江湖带领者,希望今日诸位都能秉持着武德尽力而为。那么,我宣布,武林大会正式开始。”一白发苍苍的老翁深厚如钟的声音带着内力响彻,风轻染依旧闭着眼,弯曲的手指轻轻扣着桌面。

相关推荐

最新资讯热门

粗亮的黑紫色肉棍捅死了/乱世乡村风流债

五皇叔在秋千上要了我/白肥大腿岳m.dz88.la

拓也哥/由爱可奈番号

秋吉雏/美上セリ

若莱光/男主在女主体内上楼梯

带玉带玉势惩罚/一女np

最新资讯推荐

热门文章

8·20上海ufo事件 至今未解的上海UFO事件

美两名飞行员共睹ufo全程【图】

英媒:英军曾欲捕获UFO 并用外星技术制造超级武器【图】

美国51区真相:存放外星人和外星飞碟的地方

51区外星人真相:美国51区在哪,里面真的有18个外星人吗?【图】

挪威北部出现白色发光不明飞行物(UFO)【图】